当前位置:『 创业学院 』->文章正文

长沙:餐饮小店的四张“年度账单”

2022年01月31日  转载自:新华每日电讯 白田田
内容摘要:2021年末,我国市场主体总量超过1.5亿户,其中个体工商户突破1亿户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强化对个体工商户等的支持力度。餐饮小店是个体工商户的代表,是体现一座城市烟火气的地方。在网红城市长沙...

2021年末,我国市场主体总量超过1.5亿户,其中个体工商户突破1亿户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要强化对个体工商户等的支持力度。

餐饮小店是个体工商户的代表,是体现一座城市烟火气的地方。在网红城市长沙,餐饮小店经历过网红经济的炙热,也感受到疫情影响下的寒凉。春节将至,梳理他们的年度账单,背后有艰难和辛酸,也有坚韧和信心。

经营账单:期盼“扛”过去后元气满满

位于长沙市天心区的东瓜山,低矮的民房“挤”出一条仅有100多米长、一车多宽的小巷。这里是长沙的网红美食地标,也是消费经济和个体工商户发展的“风向标”。

白天,巷子沿线的餐饮小店大多店门紧闭。傍晚时分,炉火点燃,霓虹灯招牌闪烁,食物经过油烹火烤后,散发出浓浓的香味。三三两两的食客从巷口进入,夜生活开始了。

东瓜山核心区域的“Y”字路口,“文哥牛肉串”烧烤店占据着有利位置。这是东瓜山最早的一批夜宵商户,经营已有20个年头。

快过年了,“文哥牛肉串”烧烤店老板文哥计算着自己的经营账单:“两口子经营这个店,除去人工、房租等各种成本,一年到头赚了近10万元。”

烧烤店的矮方桌下生着一盆炭火,文哥用火钳给火盆里添加了两块烧得通红的木炭,接着说:“这两年在疫情影响下,我们这里很多店子都在‘扛’。”

东瓜山聚集了60多家小门店,经营着烧烤、热卤、奶茶等特色小吃。过去一年,文哥努力维持着经营账单的收支平衡。

文哥说,日销售额6000元是他的盈亏平衡线,疫情前最多可超过1万元,现在即使到了周末也只有五六千元。

客流量减少,是收入降低的直接原因。东瓜山的繁华,离不开长沙网红经济的兴起,大量外地游客慕名而来。受疫情多点散发的影响,东瓜山的人气一直没有完全恢复。

与此同时,客单量也在缩水。一家餐饮小店老板说,原来受欢迎的海鲜火锅现在卖不动了,经济实惠的品类更容易成交。

在支出方面,原材料成本上涨不少。比如,一箱20斤的进口干鱿鱼,比以前贵了40多元。文哥不得不调整价格,每手小串上涨0.5元,每根大串上涨1元。

由于收入减少,很多小店只好压减人工成本。“文哥牛肉串”烧烤店原来需要17个员工,现在轮流给6个人“放长假”,发放基本工资。

为了帮助小店走出困境,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想了不少法子。近几个月,东瓜山所在的裕南街街道多次组织“网红直播”,集中推荐特色美食,带动线上、线下消费。

裕南街社区党委副书记李伟说,社区和商户建立了工作对接群,促进“一店一特色”,引导大家联动销售、抱团取暖,平稳地迈过年关。

文哥说:“‘扛’过疫情,我们小店就能元气满满。”

银行账单:期盼多些金融支持

长沙“五一商圈”里的黄兴南路步行街,被称为“三湘第一街”。步行街上的太傅殿小吃城有30个美食档口,商户来自湖南省内以及湖北、安徽、四川等地,很多是“夫妻档”。

大帅是多个档口的老板,主要经营炒饭和韩餐。一年前,他给记者展示的银行账单,让人颇为吃惊:每个月有16个还款日,信用卡、网贷、抵押贷款、信用贷款等几乎全部囊括。

“一个月连本带利要还5万多元,稍有不慎,资金链就难以运转。”当时,看着账单里有这么多还款日,大帅满脸愁容。

事实上,面临资金困难的小店不是个例。记者采访的一些小吃城商户说,租金要用现金、支付宝、微信等各交一点,才能凑齐。

“喏,这是我家的信用卡。”说起资金问题,同样在“五一商圈”从事餐饮业的刘姐拿出一个鼓鼓的卡包,里面是一家人办的数张卡,还夹着一张折叠的纸条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每张信用卡的额度、还款日。

刘姐说,信用卡的钱用于经营,新增的营业收入再用来还信用卡,如此循环。每天早上起来和晚上忙完工作,她都要打开手机,查看微信、短信和App的账单信息。

太傅殿小吃城总经理陈艳艳说,小店老板大多长期诚信经营,只是暂时遇到困难,最期盼的就是金融支持政策,比如放宽贷款条件,或者提供一些低息、免息贷款。

对于大帅来说,这个年关他可以松口气了。2021年11月,他从建设银行获得100万元的普惠金融贷款。从申请贷款到资金到账,只用了不到20天时间。

这笔贷款的利率有优惠,每个月只需还3000多元,资金压力减轻了很多。大帅赶紧还掉网贷、信用卡等其他借款,手头的“活钱”还能用于扩店。

“手机不再老是收到还款通知,信用卡也不用透支了。”大帅说,普惠金融政策解了燃眉之急,对于他们这些创业者很有作用。

新的一年,大帅可以轻装上阵了。

生活账单:期盼家庭支出计划不落空

一年时间不见,48岁的刘姐额头上冒出了几缕白发。翻开这一年的家庭生活账单,刘姐的日子显得有些拮据。

刘姐有两个儿子,大的在深圳读研究生,小的在长沙读大专。2021年下学期,小儿子要交6000多元的学杂费,刘姐想办法凑钱才交上。

翻新老家房子原本是账单里的“预算内支出”。刘姐说,她想着让父母在老家住得舒服点,但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,这项支出在2021年只能落空了。

最大的“预算外支出”是购买小汽车。刘姐的老家在湘北农村,离长沙有3个小时车程。去年,老家的婆婆突然生病,刘姐只好临时找别人借了一台车,和老公急忙赶回去。

经过这件事,老公跟她商量:“还是买台车吧,父母有个三病两痛的,也方便些。”刘姐咬了咬牙,最后下决心买了一台10万出头的小轿车,首付6万元。

对于自己,刘姐尽量缩衣节食。指着袖口有些磨损的黑色羽绒服,刘姐说:“身上穿的这件是满崽(湖南话,指小儿子)的,牛仔裤也是两年前买的。”

“小餐饮是‘累行’‘勤行’,拼的是能不能吃苦。”陈艳艳说,小店老板大多上有老下有小,夹在中间非常不容易,往往是过紧日子。

临近过年,刘姐的店子生意还不错,每天都有盈余,再加上申请了一笔消费备用金,春节期间的开支不成问题,“希望新年新气象,日子更宽裕些。”

人生账单:摔倒了就爬起来往前冲

小店经济,人生百态。疫情改变着每一个人,小店老板们也盘算着各自的“人生账单”。

文哥希望自己的人生更加稳健。如今,餐饮行业竞争激烈,从业20年的文哥面临新挑战。一些中高端餐饮门店为了引流,甚至在短视频平台上推出4折套餐。东瓜山这种以小店为主的地方,竞争更加激烈,仅烧烤店就有长沙、岳阳、湘西等不同“门派”。

“文哥牛肉串”斜对面的一家烧烤店,创始人是3位“80后”。他们之前经常来文哥的店里吃烧烤,后来创业开店,两年前将分店开到了城市中心地段。

“现在的年轻人很厉害,经营管理能力远远超过我了。”文哥说,自己没有太大的野心,只想坚持做下去。

大帅希望自己的人生有更多变化。

总是穿着修身西服套装的大帅未曾想到,为了节省人工,当老板的他也得撸起袖子切菜、端盘、洗碗。2021年,他还学习了炒菜、烧烤等许多新技能。

已有两个春节没有回老家,大帅今年仍然准备在长沙过年。大年二十九、正月初一休息两天,正月初二开张迎客,他希望新年有个“开门红”。

展望新的一年,大帅准备转变经营策略。城市中心商圈的租金高,客流量受疫情影响大,他计划到远离“网红地标”的社区开新店,并且进一步推广自己创立的韩餐品牌。

刘姐的人生账单,有望苦尽甘来。

1994年,刘姐从老家来到长沙打拼,最难的时候在马王堆农产品市场捡过烂菜叶。靠着勤劳的双手,她开便利店、火锅店,在长沙扎下根、买了房。

刘姐说,这些年走了不少弯路,原来容易掉眼泪,现在坚强多了。两个儿子也很懂事,她感到很欣慰。

刘姐总是跟孩子们说,再怎么困难,也不能可怜巴巴,不要垂头丧气,“摔倒了就爬起来往前冲”。

不久前,即将研究生毕业的大儿子打来电话。他告诉妈妈,自己已经和深圳一家企业签了合同,一年有二三十万元收入。电话那头,孩子说:“妈妈,等我上班,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文转载自:新华每日电讯 白田田

转载该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如不同意转载或涉及版权、内容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,以便可以立即删除;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仅作参考。
猜你喜欢

金牌教程推荐

联系
我们

手机
访问

手机扫描二维码

收藏
网站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