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『 创业学院 』->文章正文

社区食堂让养老餐市场“活”起来 让老人幸福味儿更浓

2022年09月02日  转载自:北京晚报
内容摘要:一家社区食堂,一天服务上百位老人。相比于养老驿站,它采用面对全社会开放的市场经营模式,菜品更加丰富,老人就餐占比达6成多。它不属于养老助餐点却比养老驿站更吸引老人。社区食堂的出现能否让养老餐市嘲活...

一家社区食堂,一天服务上百位老人。相比于养老驿站,它采用面对全社会开放的市场经营模式,菜品更加丰富,老人就餐占比达6成多。它不属于养老助餐点却比养老驿站更吸引老人。

社区食堂的出现能否让养老餐市场“活”起来?养老助餐模式有哪些有益的探索?

现场

社区食堂“老顾客”约占6成

中午还没到11点,不少居民已经在“理想·云厨房”等候,准备购买即将出锅的菜品。这是一家开在鲁谷社区的社区食堂,最早是一处库房,2021年秋开业,如今已运营近一年。记者看到,等候的人中,老年人占了大多数。

2.48元一两,荤素同价,一顿饭十多个菜品供选择。65岁的耿先生是这里的常客。“下楼走两分钟就能到,15块钱左右能吃饱,经济实惠,最重要的是方便,不用自己洗锅碗瓢盆了。”便宜的价格、丰富的菜品,吸引了不少老年人。工作人员介绍,来店里用餐的老年人约占6成左右,还有许多老人选择打包带走。

周师傅是这里的配送员。每天,他都会骑电动车为家住京汉旭城家园的陈大爷老两口送餐。陈大爷年近九旬,孩子不在身边,社区食堂配餐成为解决老两口吃饭问题的最优选项。“社区食堂每天都会问我想吃什么,还会根据糖尿病人的需求配餐。”陈大爷告诉记者。

美好邻里是开在北京市朝阳区劲松二区的一家社区食堂,由破旧自行车棚改造而来。店长孙洪伟告诉记者,这个小区里70岁至85岁的老人占比约7成。饭点时,有独自来吃饭的老人,也有带着孙子、孙女来不及做饭的老人。

据了解,像“理想·云厨房”一样,大多数社区食堂都提供为老年人上门送餐的服务。老人还能通过手机APP、微信群、电话等方式订餐,享受社区食堂的餐食“订制”服务。

为解决老人普遍存在的“做饭难”“吃饭难”问题,北京从去年开始大力发展养老助餐点。截至去年底,全市发展养老助餐点1057家,其中大部分养老助餐点都是依托养老驿站建设。社区食堂其实并不属于养老助餐点,但却比养老驿站更吸引老人。

探因

老人为什么愿意去社区食堂

社区食堂的优势究竟在哪儿?记者采访发现,首先是菜品丰富。养老驿站虽然点位多,但大多数驿站没有厨房,而是与第三方合作提供助餐服务。中央厨房把餐食配送到驿站,社区老人来驿站自取,或是由驿站进行配送。在这种模式下,养老驿站大多只能提供盒饭形式的老年餐。无论是两荤一素还是两荤两素,只是解决老年人最基本的需求,种类相对单一。“老人对盒饭有一种天然的抵触情绪,认为不如现买的热乎卫生。”劲松二区美好邻里食堂一位工作人员表示。

社区食堂同样扎根社区,菜价比较亲民,也提供配送餐服务,再加上菜品丰富,愿意来就餐的老人自然更多一些。

其次,社区食堂的服务群体更广泛,有更多条件分摊制作老年餐的成本。社区食堂不仅仅为老年人服务,也为附近的上班族、社区里不爱做饭的年轻人提供了方便。杨女士是鲁谷社区的核酸检测员,社区食堂对她来说就像“职工食堂”一样亲切,“社区食堂好吃又便宜,比去其他地方方便很多。”

相比之下,依托养老驿站建设的助餐点服务能力十分有限。记者发现,一家养老驿站每天的订餐量一般只有十几份到几十份。由于养老餐是微利,这样的体量,再加上配送成本,驿站几乎挣不到什么钱。想单纯靠经营老年餐维持驿站生存更是不切实际。

反观社区食堂,因为客流量大,可以将成本摊薄。在一些可以提供老年餐的社区食堂,其社会餐的利润甚至能够覆盖老年餐的成本。一线养老工作者孙淼认为,社区食堂或许能为养老助餐服务提供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径,“养老驿站可以加强与社区食堂的合作,让社区食堂帮助养老驿站解决助餐问题。”

试验

养老助餐点的“泛社区”尝试

社区食堂能扭转养老餐的困境吗?记者调查发现,即便比养老驿站的市场化运营做得好,但大多数社区食堂仍盈利不足。美好邻里社区食堂店长孙洪伟告诉记者,“劲松二区的社区食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去年一年食堂就亏损10万元左右。”云厨房负责人任万举同样表示,“当前云厨房只能勉强维持不亏损的状态。”

由于订单分散,成本高,养老助餐服务常常遇到“瓶颈”。社区食堂的出现,引起许多养老工作者的思考。石景山区鲁谷街道民生办科长张虎认为,要突破养老助餐的“瓶颈”,不能只局限在社区内部,还应该把社区周围的爱心企业全部纳入进来,形成“泛社区”的概念。

去年8月,东城区朝阳门街道养老联合体就探索了类似的“泛社区联盟”。联合体发动社区附近的知青餐厅、京味居等十余家平价餐厅形成联盟,让联盟内餐厅在正常运营的同时做一部分老年餐,给老人一定的价格优惠,并为有需要的老人进行配送。

然而,这一计划还没有实施便宣告搁浅。养老联合体负责人李红霞介绍,他们前期沟通了很多商家,策划也出了好几版,但由于老人用餐体量小、无法规模化订购,商家经过评估后还是决定放弃。

可见,没有强激励机制,单纯靠市场化运营,难以解决老人吃饭难题;而单纯靠政府主导,又会让养老餐失去活力,降低养老餐的服务质量。

建议

开展分级分类助餐服务

对于社区食堂的未来发展,李红霞认为需要开展分级分类服务。比如,哪些人是活力老人?哪些人是半失能老人?哪些是完全失能老人?需要先摸底,再给予类型化的服务,这样能够集中力量为真正有需要的老人优先服务。对于活力老人而言,为他们提供社区食堂这样更多的就餐选择即可,而对于失能老人要主动出击,完善末端的送餐体系。

另外,要巧借社会力量共同解决养老配餐成本高的问题。养老工作者孙淼建议,可以联动社区志愿者、楼长,或是楼里的活力老人,请他们在取餐时帮忙带上几份。“凭之前的实践经验来看,效果还是不错的,有些老人配合度很高,遛个弯儿就帮忙把饭送到了。”

今年3月,北京市出台《关于提升北京市养老助餐服务管理水平的实施意见》,着眼构建“一刻钟养老服务圈”,重点强化压实各区和街乡镇属地责任,特别是街道乡镇的主体责任和属地监管责任。意见明确,街道乡镇政府在落实养老助餐服务工作中,要统筹规划设置养老助餐点,由属地街乡镇牵头,综合考虑地区老年人口规模及分布状况、用餐服务需求、服务半径、养老服务机构分布等因素,统筹谋划养老助餐点规划布局,提升养老助餐服务的便利性。

意见还提出,要运用市场化手段开展社会化运营,撬动市场解决老年人用餐问题。为保证养老助餐点的可持续运营,意见还对运营补贴进行积极探索,明确对所有类型的助餐点都给予补贴。“养老助餐服务具有很强的公益属性,因此需要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社会力量积极加入。”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经过了一次并不成功的尝试,李红霞对未来依然充满信心。“老人虽然消费能力弱,但未来一定是消费的主体,体量会越来越大,相关社会企业应该提高对老年消费者的重视,眼光放长,抓住了老年市场也就抓住了未来的方向。”(王琪鹏 胡子傲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文转载自:北京晚报

转载该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如不同意转载或涉及版权、内容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,以便可以立即删除;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仅作参考。
猜你喜欢

金牌教程推荐

联系
我们

手机
访问

手机扫描二维码

收藏
网站

顶部